莫离传第一百四十四章杏花楼

2020-07-12 | 民生新闻  浏览:0次

莫离传 第一百四十四章 杏花楼

天朦胧见亮,月隐于云端之内。晨露晶莹透亮,丝丝清凉。习习清风送来早间的第一束温暖,伴随着白云观晨钟清音,让人有种说不出来的惬意。

莫离一觉醒来,看见坐榻旁端坐着的幽若。

幽若见莫离醒来,脸颊微红,有些不自然的站起了身子。

“公子,你醒来了。”

莫离点点头,爬起身子,理了理身上的衣衫,接过幽若递来的巾帕擦了擦,说道:“怎这么早就起来了。”

幽若说:“一大早,观里那些道士们就在那儿敲钟擂鼓的,那还睡得着。”

“那叫早课。昼夜交替,紫气东升,焚香坐观,讼念道家真经,一来为修行,二来为修心。”

幽若不知可否的点了点头,她生来便能吸日月精华,她是不明白这些道士为何要焚香念经的,这样做又有什么意义,不如吞吐日月之精,天地灵气来得直接。

“走吧,出去看看,一会儿等他们早课做完,我们与真人打过招呼,便下山去吧。”莫离推开房门,长呼一口浊气,朝着前殿走去。

幽若紧跟着莫离,来到前殿,见大殿之内,坐满了道士,白眉真人端坐在三清神像之下,闭着双眼,双手抱阳,静静地打坐。而那些道士们则是坐在蒲团之上,飒经如法。

莫离找到一处空地,盘坐下来。

“丹朱口神,吐秽除氛;舌神正伦,通命养神;罗千齿神,却邪卫真,喉神虎贲。气神引津,心神丹元,令我通真。思神炼液,道气长存。灵宝天尊,安慰身形,弟子魂魄,五脏玄冥;青龙白虎,队仗纷纭,朱雀玄武,侍卫身形……凶秽消散,道气长存。”

约一个时辰过去,早课结束,殿内的道士们离开大殿,有去殿外练功练法,殿后准备饭食的,有去拿着扫着打扫内外院的,又去收拾整理准备迎接香客的……一时间人去殿空。

白眉道人挥了挥手中的浮尘,不急不缓地走到莫离身旁,问道:“小友,昨夜可休息好。”

莫离回道:“如入梦乡,气爽神清。”

“那便好。”

“真人,昨日叨扰,今日前来道别。”莫离继续说道。

“哦?小友不如再留几日,一起煮茶论道?”

“真人美意,此次下山能与真人相遇,却乃缘分。然,俗事产生,不能久留,若日后有缘,自然再来观内叨扰。”

白眉见莫离去意已决,亦不好再说什么,于是袖口之内掏出一块青玉递给莫离,说道:“既然如此,贫道也不再挽留,这块玉佩还望小友手下,日后定能派上用场。”

“如此贵重之物,莫离……”

“哎,小友,不必见外。能够与小友一起论天下之道,实乃贫道之幸事。再者,这也并非什么贵重之物,收下吧。”

“好,那莫离便却之不恭了。”莫离不再扭捏,接过玉佩。

“只是,此去山高水长,不知何时还能再见。希望小友能够再想一想,贫道昨日的建议,若是能够想明白,便来寻我,这天下却是该变一变了。”

与白眉道人寒暄片刻,莫离便于幽若下了山。

只是,当莫离和幽若下山之后,白眉道人脸色一变,转身走进道观之中,招来一名道士说道:“快去传话,真主已现,一切可待谋划。”

——

下山的路上,幽若跟在莫离身旁问道:“公子,这白眉真人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?”

莫离笑笑问道:“幽若,你觉得他是怎样的一个人?”

幽若想了片刻说道:“他给人的感觉,像是一个不入俗流的山中隐士,但身上又有一种让人说不出的感觉,总是让人觉得并没有那么简单。”

莫离笑了笑说:“他的确是一名道士,但是一名不甘愿只做道士的道士。”

“公子,你这说的幽若倒是不明白了。”

“白眉是道士不假,但他更像是一名政客。”

“难怪他说什么天下、黎民百姓和江山社稷。”

“或许官场更适合他。若是在官场中,他心怀百姓,或许是一名功在千秋的辅臣。”

“那公子为何不答应他,做这天下之主呢?这样,能够治理天下,给百姓一个盛世太平。”

“幽若,你以为这天下之主的位置有那么容易坐的么。再者说,我心在修道,天下之主于我不过是过眼语言而已。”

“公子,之前你跟幽若讲,昔日三皇五帝统治天下,文治武功,后能升天位列仙班,那您为何不效仿呢?这帝王之道不也是道么。”

莫离被幽若问得一时语塞,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一路上沉默不语,直到一座城楼映入眼帘之时,莫离忽然开口说道:“幽若,你说的我无法反驳,或许我从内心便排斥,希望像师尊一样,若是有能力为这世间尽一份自己的努力,但最终还是能够成就自己的道,走我自己想走的路。你明白吗?”

幽若不假思索的点点头,莫离见状又继续说:“我拜入师尊门下的那一刻,师尊说修道之人,应当养天地之正气,扶人间之正义,斩妖除魔以卫道,解世间疾苦以正心。我一直谨记师尊的教训,幽若虽然你叫我公子,但我视你为妹妹,更当你为知己,若是哪一天我的道走偏了,你一定要提醒我。”

听到莫离将自己视为妹妹、知己,幽若心中满是激动。其实在她的心中,那些什么劳什子的黎民百姓、江山社稷都与她没有任何关系,她只想着陪在莫离身边,或许是为了报恩,或许正是因为莫离帮她正道之后的缘分将他们彼此牵绊在一起。而此刻莫离的一番话,触动了她的内心,她似乎感觉到,只有真正了解莫离的道,她才能走出自己的道来。

“公子,我明白了。”

前方一座城楼映入眼帘之中,巍峨气派,城门外站着两列官兵,人来人往。莫离指着前方说道:“前方有一座城池,正好是晌午时分,带你进去看看这城中繁华。”

“乐安城。”

从乐安城的东门进入城中,远远便听到小商贩的叫卖之声。挑担儿的、卖米的、卖酒的、卖金银首饰、衣服华冠的,总之城中商铺林立,人来人往,络绎不绝。

幽若被城中的景象所吸引,如同一个七、八岁的孩童,对一切都充满的好奇,时而走到卖面具的小摊儿前,把玩着那些画着不同面儿的面具,时而走到卖首饰摊儿前……莫离跟在幽若的身后,看着笑容满面的幽若,他想起了灵儿。

“公子,这是什么?”

“姑娘,这是冰糖葫芦,要不要来一根,很好吃。”小摊贩一旁说道。

莫离掏出几文钱递给小摊贩儿,从靶上取出两根冰糖葫芦递给幽若。幽若轻轻咬了一口冰糖葫芦,连连说道:“公子,这真好吃,你要不要吃。”说着将另一只手中的糖葫芦递给莫离,莫离笑着帮她拿着,走在街道之上,倒是引来旁边的路人连连回首的关注。

正好路过一家酒楼,名曰:“杏花楼。”

尿异味
赤峰治疗白癜风医院
大同男科医院哪家好
友情链接: 泊头民生在线